当前位置: 首页 > 娱乐

《咱们的牛百岁》公映40年:影片出笼太艰难,5大主演现状如何?

点击关注,每天都有名人故事感动您!


(《咱们的牛百岁》海报)

1983年,上影厂出品的农村题材影片《咱们的牛百岁》在全国公映,荣获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故事片奖。

该片贴近生活,真实还原了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后农村的新气象及农民的喜怒哀乐。影片既感人催泪,还极具喜剧色彩,受到城乡观众的广泛好评。

《咱们的牛百岁》由上影厂著名导演赵焕章执导,该片与《喜盈门》《咱们的退伍兵》并称赵焕章的“农村三部曲”。

《咱们的牛百岁》主演王馥荔、梁庆刚、钱勇夫、陈裕德、丁一等,共同成就了一部经典。

如今《咱们的牛百岁》已公映40年,影片出笼的艰难仍然让赵焕章导演记忆犹新。片中5大主演当年红极一时,40年后他们的人生命运怎样?

《咱们的牛百岁》诞生很艰难



(《咱们的牛百岁》海报)

《咱们的牛百岁》讲述了党支部委员牛百岁带领菊花、牛天胜、田福、牛其、新良等5个毛病较多的社员,组成懒汉组搞生产的故事。

该片极具时代感,乡土气息扑面而来。菊花、牛百岁、牛天胜等主要人物栩栩如生,真实还原了80年代初北方农村农民的真实面貌。

该片剧本七易其稿,用编剧袁学强的话来说,他创作《咱们的牛百岁》比女人生孩子还艰难、痛苦。

《咱们的牛百岁》是根据袁学强的中篇小说《庄稼人的脚步》改编的。袁学强1963年从山东荣成6中初中毕业后,回乡务农。


(袁学强与妻子)

他当过大队农业技术员、团支部书记、林业果业生产队长,在庄稼地里翻滚了13年。

后来袁学强在村里当小学民办老师,再后来担任公社文化站站长。文化站只有袁学强一个工作人员,他依然是农民身份,还要打理几亩责任田。

上世纪80年代初,农村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农村火热新鲜的生活,让袁学强热血沸腾。1980年,他与几位公社干部到胶东半岛推行联产承包小组责任制,真切感受到农民心理、精神面貌的变化,激发了创作的冲动。

1981年3月,山东省文艺出版社《柳泉》文学期刊给袁学强请了创作假,让他到济南去写小说。


(年轻时的袁学强(右)与“牛百岁”的扮演者梁庆刚)

袁学强准备创作一篇农村青年爱情故事的中篇小说。编辑与他沟通时,他讲述了农村推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后,身上有毛病的懒汉没人要的新鲜事。

编辑让他将爱情故事先放一放,先将关于联产承包责任制的小说创作出来。袁学强是农民作者,只有初中学历,小说写得很吃力。一稿出来后,他将牛百岁塑造成高、大、全式的人物。

编辑不满意,希望袁学强将牛百岁写成一个普通人,写出牛百岁的喜怒哀乐。

袁学强三易其稿,终于将中篇小说《庄稼人的脚步》创作出来了,发表在1982年的《柳泉》文学期刊上。


(青年赵焕章)

上影厂著名导演赵焕章看到了这篇小说,引起了强烈的创作冲动。赵焕章1981年执导的《喜盈门》红遍全国,有信心再出一部精品。

赵焕章向上影厂打报告,邀请袁学强来上海改编剧本。小说与电影剧本有很长一段距离,一稿拿出来后,离成熟剧本差距很大。

赵焕章没有气馁,耐心与袁学强商量剧本的修改。上影厂文学编辑刘福年也为袁学强出主意。袁学强天天窝在宾馆里改剧本,烟一根接一根地抽,手指都熏黄了。

二稿出来后,赵焕章依然不满意,他与刘福年给袁学强提具体意见。袁学强先后七易其稿才将剧本定下来。


(《咱们的牛百岁》中的“田福砸锅”)

剧中的很多经典情节都是修改出来的,比如田福砸牛百岁家里的锅这一情节,给剧本增色不少。

围绕砸锅、赔锅,牛四送钱给田福买锅。牛天胜和乡亲们押送田福赔锅,菊花批评田福没良心,田福认错,秋霜宽容,及牛百岁的感动等等,生动地刻画出人物内心的变化。

片中菊花帮牛百岁做饭,秋霜离家出走,这些都是赵焕章导演设计的。

秋霜与牛百岁吵架,袁学强原稿中写秋霜回娘家,赵焕章觉得这个细节与《喜盈门》有些雷同,便提出让秋霜搬着行李卷去果园值班。


(山东威海市桥头镇碑鲁村是《咱们的牛百岁》主要外景地之一)


(牛其骗秋霜,说她的儿子病了)

牛其背着小宝假装生病,将秋霜骗回了家。这场戏既避免了雷同,又增加了喜剧效果。

1983年6月,《咱们的牛百岁》在胶东半岛开机了。为了真实,剧组没有在摄影棚里拍摄,全是在农民家里取实景。

剧组借了一位老大娘的家拍戏,工作人员将一面墙拆掉了,重新进行了布置。老太太的家很脏,炕坯上积累的烟油像沥青一样闪光,任何高明的美工师都布置不出来。

牛百岁与菊花是一墙之隔的邻居。赵焕章在一户农家的旁边搭布景,对房屋进行临时改造。


(王馥荔、丁一《咱们的牛百岁》剧照)

他们设计了门楼、围墙、猪圈、鸡舍等,然后将鸡、鸭、猪放进去,请人值班饲养。这些家禽、家畜也是片中的“群众演员”,为影片主题服务。

拍摄期间,工作人员就住在老百姓家里。当时正是酷夏,房间里没有电扇,更没有空调,拍摄时大家汗流浃背。

晚上去老百姓家里睡觉,蚊子咬得他们身上全是红包,根本没法睡。

赵焕章导演因为工作量太大,累倒了,上吐下泻。他没有时间上医院打点滴,每天靠喝几瓶藿香正气水扛着。

拍摄期间,剧本也在进行调整,因此编剧袁学强也住在剧组,但他家里要收割小麦。于是空闲的时候,赵焕章就派剧组的大卡车送袁学强回家收麦子,小麦收完后再将他接到剧组。


(农民作家袁学强在自家院子里款待梁庆刚、丁一、王馥荔等主创人员)

剧组生活非常清苦,碗里很少有荤腥。鸡、鸭、猪结束拍摄任务后,剧组也不能杀了改善生活,而是要卖了,将钱上交给上影厂。

袁学强为感谢剧组对自己的帮助,自家掏钱从邻居家买了两只鸡,让整个剧组改善生活。工作人员用豆角、粉条炖了两大锅,大家吃得津津有味。

几十年过去了,这些拍摄趣事仍留在主创人员的记忆里。

1983年,《咱们的牛百岁》在全国公映,引起巨大的反响。在农村放映时,观众边看边笑,边看边哭。城里观众也被片中浓郁的生活气息和乡土特色所吸引。



(主题歌《双脚踏上幸福路》80年代风靡全国)

该片的主题歌《双脚踏上幸福路》,经李双江、王作欣演唱后,被广为传唱。

媒体称赞《咱们的牛百岁》是赵焕章继《喜盈门》之后,执导的又一部经典影片。

赵焕章今年已经90岁了,在上海安享晚年。

袁学强1948年出生,后又担任《紧急救助》《的哥的姐》《白天鹅的故事》《破土》《婶子》等影片的编剧。


(袁学强近照)

但袁学强最为观众熟知的作品,还是《咱们的牛百岁》。

那么片中的5位主演,人生现状又是怎样的呢?

梁庆刚:饰演牛百岁

梁庆刚1941年出生于河北唐山,父亲在冀东军分区敌工部工作。梁庆刚4岁那年,父亲被国民党反动派杀害,母亲带着3个未成年的儿女四处逃亡。


(梁庆刚剧照)

解放后在组织的安排下,梁庆刚的母亲进入唐山华新纺织厂上班。母亲没有再婚,艰难将3个儿女拉扯大。

1958年梁庆刚中学毕业后,也进入华新纺织厂上班,与母亲成了同事。

梁庆刚身材适中,长相端正,是纺织厂的文艺积极分子。他有个叔叔在唐山京剧团当演员,他跟叔叔学唱京剧花脸。

1959年,梁庆刚被相关部门送到上海人艺培训,毕业后他留在上海人艺当演员。他主演的《枯木逢春》《第二个春天》等话剧,受到圈内外广泛好评。


(电影《咱们的牛百岁》剧照:“牛百岁”和“懒汉”田福)

1982年,赵焕章为《咱们的牛百岁》定演员时,选择梁庆刚扮演牛百岁。

赵焕章在接受采访时说:梁庆刚不帅气,身材也不健美,但他身上具有北方农民那种朴实、憨厚、粗犷的气质,与牛百岁的气质吻合。

为了贴近角色,《咱们的牛百岁》开拍前,梁庆刚下农村体验生活。他学耙地、擀面条、烙馅饼。与农民一道下地干活时,梁庆刚不戴草帽,将自己晒得黝黑,在外形上更贴近牛百岁。


(梁庆刚扮演的牛百岁、梁庆刚近照)

1983年,《咱们的牛百岁》在全国公映后,梁庆刚红遍全国。此后他又主演了《流浪汉与天鹅》《八仙的传说》《战争,让女人走开》《人·鬼·情》《笨人王老大》等影片。

梁庆刚还参演了《蛙女》《围城》《新天仙配》《老妈的三国时代》等电视剧。

2015年之后,梁庆刚因为身体原因没有再接戏,在上海过着普通的退休生活。

王馥荔:饰演菊花


(王馥荔《咱们的牛百岁》剧照)

菊花在片中是一位年轻的寡妇,四清时与一位队长恋爱过,后被挂着鞋游街。

菊花家里没有男人,牛百岁帮过她,秋霜以为丈夫与菊花有一腿,将菊花当死对头。

赵焕章当初选王馥荔饰演菊花时,厂领导有顾虑。因为王馥荔此前饰演的大多是善良、贤淑、温柔的女性,而菊花性格泼辣,还带有几分野性,担心王馥荔拿不下来。


(王馥荔(左)、施建岚在《天云山传奇》剧组)

赵焕章始终认为王馥荔的可塑性很强,导演应该为演员开拓戏路创造条件。赵焕章将王馥荔的性格特征与菊花作比较,认为王馥荔具备了菊花善良、灵敏的一面。菊花的泼辣、伶牙俐齿,王馥荔可以通过演技创作完成。

事实证明,赵焕章的选择是对的。王馥荔饰演的菊花在表演上有了突破,受到圈内外的高度赞扬。凭借菊花一角,王馥荔荣获第7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女配角奖。

王馥荔1949年出生于江苏徐州,主演了《金光大道》《天云山传奇》《日出》《水上游击队》等众多经典影片,家喻户晓。


(王馥荔与丈夫王群、儿子王骁近照)

王馥荔的丈夫王群是知名导演、演员,儿子王骁是著名的中生代演员。

王骁在《如意》《白鹿原》《三生三世十里桃花》等影视剧中有过上佳表现。现在王骁的名气比妈妈王馥荔还大,王馥荔成了儿子的粉丝。

钱勇夫:饰演牛天胜


((钱勇夫(左)、梁庆刚《咱们的牛百岁》剧照))

牛天胜是村里不多的读书人,有文化,有抱负。牛天胜与大队支书牛四的女儿兰花恋爱后,被牛四拆散了。兰花为此自杀身亡,牛天胜与牛四结了仇,性格变得扭曲。

他消极颓废,破罐子破摔,在联产承包责任制分组时,牛天胜没人要,牛百岁将他拉进了自己的懒汉组。

在牛百岁的引导下,牛天胜与牛四解开了疙瘩,他也成长为一名上进的新型农民。


(钱勇夫《咱们的牛百岁》剧照)

开拍前,钱勇夫跟随袁学强去农村体验生活,与农民同吃同住。袁学强还在村里找了牛天胜的原型,钱勇夫与他交朋友,他给对方买烟、散装白酒。

钱勇夫学到了原型身上的性格特征和语言动作,将牛天胜塑造得非常生活化。体验生活时,钱勇夫还学习推车、撒粪、烧火。

他的皮肤晒黑了,胳膊变粗了,两个手心磨出了水泡。钱勇夫离开农村去剧组拍戏时,赵焕章忍不住赞叹:真像一个农民!


(钱勇夫)

《咱们的牛百岁》将钱勇夫送上了知名演员的行列,该片也成了他的代表作之一。

钱勇夫1943年出生于山东郓城农村,尚未出生父亲就去世了。由于家里太贫穷,他出生不久,母亲就用一袋面粉将他卖掉了。

后来钱母不堪忍受心灵的折磨,又用一袋面粉将钱勇夫赎回来了。

钱勇夫上到小学三年级就辍学了,17岁考入济南文工团,后进入北京军区战友文工团当演员。


(钱勇夫《滴水观音》剧照)

上世纪80年代,钱勇夫主演了《雾都茫茫》《失踪的女中学生》《魂系蓝天》《滴水观音》等影片,被誉为“中国的高仓健”,风靡一时。

1985年,钱勇夫征得相关部门的同意,为大众电影百花奖投票实施改革,以卖彩票发奖品的方式鼓励大家投票。

这届百花奖取得巨大成功,还为相关部门盈利了。但钱勇夫被人匿名举报贪污,莫名其妙地被关进监狱22个月。

钱勇夫想不通,精神彻底崩溃,在监狱3次自杀都被抢救过来了。


(钱勇夫(右)《二十年后再相会》剧照)

1988年,钱勇夫出狱后心灰意冷,彻底离开影视圈,从事保健品生意。经过多年打拼,钱勇夫的身家逾数亿。

1998年,在赵宝刚和海岩的多次邀请下,钱勇夫复出了,在电视剧《永不瞑目》中饰演大毒枭欧阳天。

经历人生的磨难,钱勇夫的表演更加深沉、质朴、有内涵,演技炉火纯青。

本来他不想再接戏,经不住导演和制片人的反复邀请,钱勇夫此后相继主演了《一双绣花鞋》《刀锋1937》《风雨西关》等影视剧。


(钱勇夫与妻子纪烈臻:情比金坚,患难同心)

钱勇夫的妻子纪烈臻是天津人,比他小3岁,是一名普通女工。夫妻俩1969年结婚,婚后生下一个儿子。

纪烈臻善良、朴实、坚强,在钱勇夫最落魄的时候一直不离不弃。因此钱勇夫格外尊重、疼爱妻子。夫妻俩情深意笃,白发苍苍情更坚。

丁一:饰演秋霜

秋霜是牛百岁的妻子,两人育有一双儿女。秋霜与寡妇菊花是一墙之隔的邻居,牛百岁帮菊花家干活,秋霜心生嫉妒,与菊花隔墙对骂。


(秋霜(右)与菊花隔墙对骂)

秋霜为逼丈夫与菊花划清界线,一气之下离家出走,住到了果园里。其实她又担心丈夫在家里没人做饭,可她拉不下面子回家。

当牛其背着小宝来果园骗秋霜,说小宝肚子痛时,秋霜回家了。

丁一饰演的秋霜非常生活化,剧中有这样一场戏:秋霜与丈夫吵架后,牛百岁蜷缩身子睡在炕边。

秋霜朝丈夫的屁股蹬了一脚,说:锅里有馅饼,还要人家一口一口喂你呀!牛百岁这才起床去吃饭。


(丁一饰演的“秋霜”)


《咱们的牛百岁》在农村放映时,很多观众看到这场戏,说:太像了,农村夫妻吵架就是这个样子,把夫妻间又气又疼的感情演活了!

1984年,丁一凭借秋霜一角,获得第4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提名奖。

丁一1942年出生于河南郑州,毕业于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技校,后成为北京实验话剧团的学员。毕业后,丁一被分配到郑州话剧团工作,后被调到郑州市文化艺术中心,是国家一级演员。


(丁一、李羚《黄山来的姑娘》剧照)

除了《咱们的牛百岁》,丁一还出演了《一盘没有下完的棋》《六斤县长》《黄山来的姑娘》《黄土坡的婆姨们》《老少爷们上法场》等影片。

1984年,丁一因在《黄山来的姑娘》中饰演老保姆——大妈,荣获第5届中国电影金鸡奖最佳女配角奖。

2000年,丁一因心血管疾病不幸在郑州去世,年仅58岁。

陈裕德:饰演田福


(几个人强行给田福洗澡)

田福是典型的懒汉,游手好闲,好吃懒做,分组时谁也不要,牛百岁将田福拉到了懒汉组。

他依然不改好吃懒做的本性,还不讲卫生,牛百岁等人脱下他的衣服,将他按在锅里洗澡。

在懒汉组5个后进人物中,只有田福没被感化。秋收时田福不仅没有分到粮食,反欠队里12斤玉米,他认为牛百岁在整自己,心生怨恨。秋霜正在做饭,田福一气之下用砖头将牛百岁家的锅砸了。

在牛其、新良、菊花等人的批评下,田福顶着一口新锅去牛百岁家赔礼道歉。


(陈裕德饰演的“田福”)

牛百岁以自己的善良、真诚、责任,将懒汉组的最后一名后进人员田福也转变过来了。

赵焕章导演选择陈裕德饰演田福,可以说是选对了人。陈裕德长相有特点,特别适合饰演后进人物。开拍前,陈裕德去山东农村体验生活,掌握了全套农活。

拍摄时为了突出田福的邋遢,工作人员在陈裕德的身上、头发上、脖子上抹黑黑的锅底灰。


(陈裕德剧照)

陈裕德演技细腻,砸完牛百岁家里的锅,见秋霜哭得很伤心,他的眼神流露出愧疚、迷茫、气愤、委屈等情绪,表演非常传神。

《咱们的牛百岁》公映后,陈裕德被全国观众熟知并喜爱。

1984年的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评选,陈裕德以几票之差输给了刘信义,这成了他的遗憾。


(陈裕德、王馥荔在春晚上表演《恩爱夫妻》)

1987年,陈裕德还登上了央视春晚,与王馥荔表演小品《恩爱夫妻》。全国观众熟悉他俩塑造的田福和菊花,格外喜爱这对搭档。

陈裕德的代表除了《咱们的牛百岁》,还有《瞧这一家子》《当代人》《哑姑》《泉水叮咚》《咱们的退伍兵》》《喜相逢》《女模特的风波》《金鞋》等一系列颇具影响的影片。

1986年,陈裕德因在影片《咱们的退伍兵》中饰演“柳铁旦”,荣获第9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1991年,陈裕德又因在《斗鸡》中饰演“孙老倔”,荣获第14届大众电影百花奖最佳男配角奖。


(陈裕德《斗鸡》剧照


(陈裕德与方舒)

陈裕德1940年出生于河南南阳,高中毕业后考入上海戏剧学院。1962年大学毕业后,陈裕德被分配在河南省话剧团当演员。

陈裕德的妻子名叫许玉珍,也是河南人,比陈裕德小3岁,在郑州晶体管厂当质检员。陈裕德与妻子育有一个儿子一个女儿,一家4口住在单位分的30多平米的房子里。

当时陈裕德拍戏没有片酬,与妻子也靠工资生活,经济条件比一般上班族好不了多少。

1991年,陈裕德被查出鼻咽癌,在广州一家医院接受了手术。术后,陈裕德又经历3个疗程的化疗。


(陈裕德《咱们的退伍兵》剧照)


(陈裕德与作家吴祖光(左))

患癌期间,陈裕德还拍了《洋妞在北京》《莫忘那段情》等影视剧。

1996年,陈裕德的癌症复发。为了省钱,他只住了15天院,就于1996年5月3日病逝,年仅56岁。

而今陈裕德已离开我们27年了,但他主演的《咱们的牛百岁》《咱们的退伍兵》等经典影片,还会被一代代观众喜爱和铭记!


我国的经典影片很多,尤其是80年佳片叠出,《咱们的牛百岁》可谓是农村题材影片中的一颗明珠,深受有农村经历的观众喜爱。

40年过去了,《咱们的牛百岁》依然在影视画廊中闪烁着熠熠光芒!

原创不易,敬请点赞关注!

本文来源于网络,不代表济南之窗立场,转载请注明出处
转发到:
拓展阅读
  • 谁能想到,让Keep再度热辣滚烫起来的,是春节档电影。新年以来,瘦了100斤的贾玲逐渐实现由“女汉子”向“女神”的转变,并引发了一阵瘦身健身热潮。在一部分人停留于语言上的敬佩与赞叹时,也有一部分人已经付诸于行动,线上买装备,搜课程,找攻略,[全文]
    2024-03-01 02:05
  • 《欢乐家长群》主要讲述四组家庭,家庭氛围确实非常重要,父母间的关系决定孩子性格。第一组,刘向上(张嘉益饰)和戴静(陈好饰)的家庭。刘向上有文化,脾气好不张扬。在家里绝对是慈父的形象。哪怕儿子果宁(汪煜轩饰)痴迷电子产品时,他也是迂回教育。两[全文]
    2024-02-28 02:09
  • 她是热爱做饭,一做就多的料理狂热爱好者。她是热爱干饭,不控制能把自己吃穷的大胃王。当一个只想做饭的女人,遇上一个只想吃饭的女人。就俩字儿:绝配。她们来自一部荤素搭配非常合理的日剧——《想做饭的女人和想吃饭的女人》(*日剧的片名还是那么的写实[全文]
    2024-02-22 02:06
  • 开年大剧,正式拉开帷幕。1月31日,电视剧《大唐狄公案》官宣定档:2月6日21:30起登陆CCTV-8播出,优酷全网独播。这部电视剧由周一围、王丽坤主演,钟楚曦、张嘉益、张若昀、李晨、李乃文等多位实力派演员主演,阵容非常强大。而且,最为重要[全文]
    2024-02-01 02:06
  • 于正最近怎么天天都在热搜上?前几天发博,要让一米七的女艺人减到80斤。被徐娇挂出来喷。再前几天官宣新剧,各种阴阳祝绪丹临时撂挑子不干了。按照于正自己的说法,和祝绪丹沟通的时候,一番还没定下来。但他给祝绪丹举的例子是一番古力娜扎,二番沈月。那[全文]
    2024-01-31 02:04
阿里云服务器
腾讯云秒杀
Copyright 2003-2024 by 济南之窗 jn.sczixun.cn All Right Reserved.   版权所有